胭脂泪,谁来为我擦拭?_人生感悟

来源:www.cxwlyx.com 情书网 时间:2019-05-08 责编:www.cxwlyx.com 情书网 人气:

爱情是多么的可悲啊!有些人一生只为了陪伴心中已足矣,小编整理了一篇胭脂泪,谁来为我擦拭?供大家欣赏!

我是青女,是电影《夜宴》里并不起眼的那个女孩,我夹在婉后和无鸾的爱情里进退两难。

也许,你恨着婉后的薄凉,叹着无鸾的无奈。而此时,我只想把一个真实的青女,说给你听。

01

夜,阑珊。

远处是点点灯火,烛影摇曳,丝竹之乐缠绕于耳群。歌舞升平,纸醉金迷。

一轮满月,留这湖一个完美的影,我在岸边,看几片枯叶忽落,碎了这轮月。

我是青女,殷太尉的女儿。半年以前,我被册立为太子妃,可是很早以前,那个我要嫁与的太子,却早已不知所踪。

我知道,他心里一直有那个与他青梅竹马的女子婉。可后来,婉被册立为妃,他离宫出走,再后来先帝暴毙,婉下嫁厉亲王,入主后宫。

朝野风云乍变,我一个弱弱女子,没有力量去改变什么。只是我知道,那么多年以来,我一直都会来这里,看日出日落,看花开花谢。我不知道我还会等他多久,一年,两年,抑或是一辈子。可我知道,不管多久,我都会等下去,等到我的太子哥哥归来的那一天。

“青女。”

忽然有个声音划破迷雾,我急急地回过头去,那一张蓦然间出现在我眼前的脸,击溃我的思念。我忍不住掩嘴,一串串晶莹飞泻而下。

太子,无鸾。

梦里千转百回的人如今却更加英挺,施施然地拉起我的手:“青女,我要见婉儿。”

我陡然间僵住了手。

这个我等了几年,我将嫁与的男子,却在阔别多年之后和我说的第一件事,便是“我要见婉儿”。

02

我跪在地上,直到那站在我面前的女人倦懒地说了声:“起来吧。”

我抬起了头。她将是婉后,是母仪天下的女人,那么多年来,我还是第一次离她那么近。

她说:“那匹给你做嫁妆用的茜素红,想不到用在我的册封大典上了。你的女红好,这茜素红上的刺绣,就交给你了。”

她说得轻描淡写。我轻轻地低下头去:“我知道了。”

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恨不起来,她占据了无鸾的整颗心,却不能给他幸福。我本应该恨的,可是,我只有痛。

她斜斜地看了我一眼,问得刻意:“太子已经回来了,你知道么?”“知道。”

“那他要是不回来,你可思量过以后?”

“等,等到他回来。”

我抬眼看婉后,她的眼里忽然翻飞起记忆的碎片。可随即掩去这一切的,是她身边那顶将被戴上的风冠。

“你回去吧。”

我欠了欠身,正准备离开,她又忽然开口叫住我:“你知道《越人歌》么?”

我摇了摇头。

“你应该学会唱的,那那是太子最爱的歌。”婉后的声音是真诚的。

我再度抬眼,婉后依旧美如斯,只是她的眼神,已经老去。

我愿等待

03

“青女,你告诉我,父王是怎么死的。”太子坐在我身边,我看到到他的黑发,散乱在一旁。

“宫里的人说,是一只毒蝎子。”我梳理着他的发。

“毒蜴子?可我听说,是皇后娘娘。”

“不会是皇后娘娘的,殿下,你定是听错了。”

“毒蝎子······”他说话牙关有些打颤,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。

我试图转移话题:“陛下,我学会了你最爱的《越人歌》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皇后娘娘告诉我的。”我垂下眼睑。

“不要提她!”他粗暴地打断了我的话,我看到他的眼里,是无助,是痛苦。

无鸾撕破了我衣裳,像一只受伤的小兽,我闭上了眼睛。

窗外,疾风骤雨。

无鸾沉沉地睡去。我低下头,默默地抚摸着他的头发。

他一直都是寂寞的,他爱的人,嫁给他的父王,却又卷入了杀先王的风暴里。他要恨,他要报仇,可他,没有办法。

他纵有千般心事,却无人与说。

可是,我是寂寞时陪他的那一个,却不是他真正想要倾诉的,那一个。

04

我缓缓地朝大厅里走去。

我知道那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夜宴,我知道那里充满了阴谋斗争,可我还是要走向那里,我要唱《越人歌》,给我的太子哥哥听。我要让他知道,即使所有人都抛弃了他,我不会,爱情不会。

我推开了门。厉帝和婉后抬头,所有的臣子也都看向我。

我脆生生地道:“小女子青女,率家伎班,为皇上,为娘娘呈现歌舞。”

厉帝放下手中的酒杯:“好,你准备什么节目?”

“《越人歌》。”

他的脸色一沉,随后淡淡地说:“好,赐酒,就朕手里的这杯吧。”

我下意识接了过来,那是婉后递给厉帝的酒。可我看到婉后变了脸色,我的父亲亲和哥哥急急地向我走来。

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可还是轻轻地抿了一口。

“今夕何夕分,搴舟中流,今日何日兮,得与王子同舟······”我与伎人们踏歌而舞,互相对唱。

我用尽自己的力气,唱唱着这首歌。

太子,你听见了么。

只是忽然,腹中一阵绞痛,我支撑不住自己,倒在地上。

人群一阵骚动。

05

我看到无鸾摘下技人面具,放下手中明晃晃的刀,冲了出来,抱起我连声呼唤:“青女,青女,是我啊······”

我知道,无鸾想要刺杀厉帝,可我没想到,婉后依然爱着无鸾。我扭头看了一眼婉,她的凤袍上,有我亲手绣上的凤,而此时她的脸上,是不可抑制的苍白。

我轻轻地笑了:“殿下现在还寂寞么?”

他泣不成声:“有你,我不寂寞。”

我伸手想帮他擦去泪水,可我抬不起手。但在我沉入黑暗前的那一刻,我第一次没有在他的眼里看到婉。

我这一生,只为陪伴,也足够了。

无鸾,你还寂寞么?

山有木分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胭脂泪,可否留你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