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春运出行大数据看中国的经济_正能量语录

来源:www.cxwlyx.com 情书网 时间:2019-04-03 责编:www.cxwlyx.com 情书网 人气:

2018年的春节已经即将过去,大家都已经正常上班了,从今年的春运大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什么呢?春运号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迁徙,这背后透露着中国的经济是怎样的?

从春运出行大数据看中国的经济

昨日,偶然间看到了百度地图中的春运出行大数据,点开一看不要紧,顿时发现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情况。这个数据实时反映了春节出行线路、出发地、热门目的地、景区、枢纽、商业、娱乐等情况,用这个来看待中国当前的经济发展、虽然不全面,但有管中窥豹之感。我以2018年2月4日-2018年2月23日的数据作为本文的基础,来分析这种情况。

在这20天的迁移线路中,最热门的线路集中在三个区域:一是北京为核心的京津地区;二是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地区;三是以广州、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。这些地区分别是中国的北方、中东南、南方的经济中心,并作为三个吸引力巨大的磁铁吸引着中国其他地方的人流、资本流动,使得其他地区毫无存在感。

从大的方面来看,南方集中了两个超级经济中心:珠三角、长三角;北方仅有京津地区一个超级经济中心,这反映了自从南宋以来中国经济重心在南方的情况一直未改变。而从公布的2017年全国各省市GDP情况来看,排在前五位的南方省份有广东、江苏、浙江三省,严格意义上的北方仅有山东一省,经济上北弱南强的局面并未改观。

从交通线路来看,在春运以来高速实时拥堵数据上,前十名的拥堵的高速线路悉数集中在长三角、珠三角,北方没有一条上榜;在枢纽方面,北方仅有北京、西安上榜,南方则有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成都、重庆上榜。在热门线路方面,前十名中,20天内北方的线路也是少于珠三角、长三角地区。这些实时数据正是经济上南强北弱、全国仅有三个超级经济中心的最好解释。

如果从每条热门线路的指向来看,还可以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。20天内,珠三角地区的热门线路多集中于广西、湖南、江西、湖北、重庆、四川;长三角的热门线路多集中于安徽、河南;京津地区的热门线路集中在河北、山西、河南、山东、东北、陕西。这其实反映一个问题:每个经济中心的辐射半径。京津地区的辐射半径,甚至说劳动力来源主要来自华北、东北、最远到达华中的河南、西北的陕西;长三角地区的经济辐射半径则是华中地区,尤其是以安徽为主;珠三角则是华中南部、华南、西南。这样的辐射半径既有地理距离的考虑,生活习惯更加接近,也有一种长期以来的生存惯性的考虑,即历史时期对这些地区的路径依赖。

要在三个超级中心的内部进一步细分,还可以发现一些东西。以2月13日为拐点,珠三角的热门线路便不再上榜,而京津地区、珠三角地区仍然在榜上,一直持续到2月23日。我们如果考虑到这些地区的产业分布和产业种类,则可以大致推测出这些地区迁徙背后的产业特点。珠三角地区的主导产业是轻工业、加工行业,这是自1978年以来的发展情况,大部分行业需要普工在车间内劳作,当前受到经济大环境影响,工厂订单量锐减,因此工厂很早停工停产,工人们能够较早返乡。以上海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,以金融、服务业为主,这些行业准入门槛来说相对较高,岁末年初又是最忙碌的时候,放假时间比较晚,因此上班族返乡时间也就比较晚,一直持续到过年。京津地区主导产业也是服务行业,放假时间也比较晚,加上地理上又不太遥远,上班族返乡的时间也比较晚。当前国家在倡导转型升级,大力发展第三产业,而且一个国家发达程度也是用第三产业的比值等数据来衡量,这说明珠三角的经济发达程度是弱于长三角的,如果要评选南方最强的经济中心,非长三角莫属。

相比于这三个中心的繁荣相比,中国的其他地区则落寞很多,无论是热门线路,还是迁徙路线,这些地区实在是少得可怜,只能任由各种资源被这三个超级经济中心吸走,越来越边缘化。的确,如果论发展环境、教育资源、医疗资源、营商环境等方面,其他地方仍然不能与这三个地方相比。这既是中国的现实,也是中国的未来。或许在每个小的区域内,每个省的省会城市或强势城市还能吸附其他地方的人、财、物,但是在这些超级中心面前,则完全不是对手。至于那些比省会城市或强势城市差的城市,最后就是越来越边缘化,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现实。

如果从中国的国土面积来看,这三个中心远远不能满足中国的需要。长远来看,对于中国的西北、东南、华中、西南仍然缺乏这样的经济中心,如果多几个这样的经济中心,中国的经济发展将会少一些风险、经济的抗压能力也更强,而且对所在区域的带动力要好很多。如果这样发展下去,整个中国大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状态将会得到缓解。当然这个路还很长,需要地方政府做的事情还很多。人作为一种迁徙性的生物,本质上是趋利避害的,当家乡不能满足发展和生活的需要时,只有用脚投票。

虽然,用20天的春运数据分析的结果不一定是事实的全貌,但一定是无比接近于现实的,因为这些双向迁徙的线路,并不是来自我的臆测,而是基于人口流动的数据结果。今天我们看到了数据背后的一些现象,但更重要是要采取一些行动,决心很容易下,但是行动却很难,毕竟喊喊口号要比直面问题容易多了。当然中国经济的分布状态并不是由数十年来形成的,而是一千年前,几百年前就已形成这样的分布格局。在政策推出的时候,这些地区或受益于优越的地理位置、或受惠于雄厚的经济基础、或得利于强大的政治地位,其他后发地区是否可以借鉴这些地区的先发经验,进而探索出一条适合自身发展模式,仍然值得当地政府思考。